其實上篇感覺不出什麼灰姑娘的感覺((巴飛

  下次還是用word比較好

  用記事本會不知道到底寫了多少..........(汗

 我還真是個任性妄為的傢伙...(就各種方面而言...

 就請大家慢看吧~

 

 

  在遙遠的北方小島上,住著冰雪之國的國王,國土終年覆蓋白雪,無邊無際的白就是大地的色彩,甚至國王的服飾也是以雪白為主色,更襯出國王烏黑的髮色,和那雙如深夜一般的瞳眸。

  年輕的國王尚未立后,也沒有戀人,然而他並不感到寂寞,也不覺得雪地生活單調,在雪地裡的人們,學會了如何用各種雕刻工具,將雪或冰,變成各種姿態的生物,即使全是雪白的,反而帶有純淨、遠離塵世的美感。

  那天,冰雪之國的國王接到了來自西方的皇帝的邀請函,執掌了廣大土地、堪稱是擁有一切的男子,要在自己景色最美麗、物產最豐富的南方河域,舉行一場向世人誇耀他的權力與財富的舞會。

  國王依約參加了。然而來自世界各國的貴族們,很快地淹沒了國王孤單的身影,眾人的衣飾極盡華貴,顏色繽紛多彩,特別是皇帝酷愛大紅色,連帶宴會場地,也以大紅色為主要的基調,國王感到眼睛似乎都要被那灼熱濃烈的色彩所刺痛,他不得不逃到會場之外,用厚重的大門阻隔虛偽的笑語。

  「你不進去嗎?」

  一個溫軟甜美的嗓音這麼問著他。國王循聲望去,看見了一個嬌小少女,身穿粉色禮服,在肩上腰間綴飾幾朵不知名的小花,深棕色的髮間也綴上花朵,一雙燦亮的眼瞳直盯著他看。

  「我想...我大概不適合那種地方吧。」

  國王不自覺地泛起一抹苦笑,雖然身為國王,卻不擅長這種與人應對的場面,大概就屬他一個了吧。

  「是喔...嘻嘻。」

  少女忍不住笑了起來,甜美的笑容就彷彿連冰霜都能融化一般,讓年輕的國王一時之間突然感覺到異樣的情感似乎就這麼萌芽了。

  「那我帶你去花園走走吧,因為我要幫忙好好接待外賓呀!」

  少女如此說著,拉起國王的手就準備往外走去。

  「等、等等,這麼說來,妳是這裡的公主嗎?那您不應該管我這個小國的國王才對。」

  國王說道,雖然不願意,也得鬆了手,同樣是貴族,卻又因為國家大小有了等級區分,在此時,他竟覺得兩人的相遇顯得有些可笑。

  「有什麼關係,反正我也不喜歡那種場合。」

  少女扁扁嘴,一臉不得不的無奈樣子。

  「快來吧,這花園可是擁有國內最多種類的花喔。」

  輕盈的步伐躍上了流水上的小橋,古典雅致的園林,假山、水潭、亭台、雕欄,無一不在展現這國家的歷史和生活之美,在小徑旁、水邊則用心栽上樹木花草,幾片睡蓮葉浮在水面上,隨著水波浮動。

  「這是...?」

  花園裡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給,然而其中一角,卻有樹木,枝葉稀疏,既不開花,形態也不像其他樹木筆直。

  「那個呀...是梅樹,我的名字就是由它而來的喔。」

  少女又是嫣然一笑,好像她天生就是為了綻放笑容而生的。

  「我的名字就叫梅姬喔。別看它這樣,到了冬天會開出漂亮的花的。」

  「找到了,公主在這裡。」

  提著燈的僕役們,迅速往兩人所在的地點前進,不一會兒就團團圍住,並隔開了少女與國王。

  「公主殿下,您沒在舞會中出現,皇帝陛下十分生氣,請您快點過去吧。」

  「反正舞會也快結束了吧。」

  「應該還來得及跳最後一支舞。」

  穿著金黃色的華麗衣裝,男子的長髮整齊地束在腦後,當他往少女走來時,所有人不約而同地跪在地上,動作之乾脆俐落,甚至不需任何排練,就能達到整齊劃一的程度。

  「梅姬,都讓這麼多老師教妳禮節了,怎麼還這麼不懂禮貌呢。」

  男子原本就語帶責怪,又瞟見了一旁的國王,隨即神色一沉,口氣嚴厲了起來。

  「我就是不喜歡,皇哥哥何必勉強我。」

  「梅姬,別鬧了,還有最後一支舞,哥哥帶妳一塊兒跳好不好。」

  男子微嘆口氣,軟聲向少女低頭示好。

  「哥哥身為皇帝,卻連賓客在旁,都不加以理睬,難道這就是哥哥常掛在嘴邊的禮貌和氣度嗎?」

  少女並不領情,甚至是為男子的態度與言語感到生氣,她索性拉起國王的手,並優雅地拉起裙擺。

  「那麼國王,請跟我跳最後一支舞吧。」

  「耶?公主殿下......」

  「這裡是花園,更何況向男人邀舞,這成何體統!」

  男子對於少女的不領情也感到惱怒,對於國王也投以強烈敵意。

  「到會場裡就可以了吧。」

  少女牽起國王的手,彷彿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。

  「梅姬,怎麼這麼不守規矩,這樣牽著客人的手。」

  男子極力想掩飾心中的怒氣,卻仍按捺不下,一字一句像是從齒間用力擠出來的。

  「我在南島的時候,大家都是拉著手跳舞的,我是天和地的孩子,才不做你的傀儡娃娃!」

  少女拉著國王的手,就像一朵花在風裡一般地輕巧曼妙,在花園的小徑上跑著,跳著,踏著輕快的腳步,然後俏皮地在大門前旋了個圈,才安份地讓國王為她開門,用優雅的姿態走進去。

  花園裡的皇帝,神色陰沉地盯著那纖細的身影沒入門內。


  「剛好趕上最後一首曲子喔。」

  少女的笑容非常甜美,這是國王已讚美了無數次的。

  「公主殿下,請和我跳舞吧。」

  國王伸出手,對少女提出邀請。

  「先提出邀請的明明是我...啊!」

  伸出的手被穩穩地握在國王略微冰冷的手掌中,隨著第一個音符的跳出,他們開始這最初也是最後的舞。

  「國王,我還沒問你的名字呢?」

  曲子的節奏不快,是抒情的慢板樂曲,在舞蹈中,少女悄聲問道。

  「菊...」

  「太好了...我喜歡秋天。」

  少女輕笑著,眼睫微微彎起,在粉色的唇邊勾起甜甜的笑意。

  「我也喜歡梅...。」

  像是意有所指,讓少女在瞬間意會到時,不禁羞紅了臉,國王在一曲結束前,抓緊最後的拍子,握了握掌中嬌柔的玉手。

  然後,舞會結束了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KIKU☆UME

Bar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貓屋敷
  • 隱約看出誰是誰的影子哪XDDDDDDD
    有點童話、又有點奇幻的色彩真棒 (菸
    期待下一篇...應該下一篇就是了(下)了吧 (喂!
  • crasnowy
  • 嗯~寫得蠻明顯的~(汗
    下一篇...真的會是下啦...(哭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