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..這是個坑...而且是一篇填不完的坑....(淚奔

QAQ

 


  「小姐,請進。」

  穿著素雅和服的婆婆柔聲說道,微微欠身後,便領著少女走入屋內,因為是木造建築,加以頗有些歷史,舊木頭呼應著兩人的腳步發出嘎吱聲響。

  屋內被分隔成許多空間,但不致於紊亂,只是要多點時間去適應,跟著婆婆的腳步左走右拐的,少女被領到一間位在最裡面也最大間的和室裡。

  「主人,小姐帶到了。」

  端正地跪坐著,婆婆恭敬地稟報,在和室裡,又有一道竹簾分隔著,婆婆口中的主人就跪坐在竹簾內。

  (又不是時代劇...會不會太誇張了呀...) 少女忍不住如此想著。

  「小姐,請快跪下吧。」

  「不用了,讓她隨意坐著就行。」

  簾內的男子如此說道,婆婆便拉過軟墊,擺放在少女面前,少女也就索性盤腿坐在墊子上,懶得受跪坐的折磨。

  「先退下去吧,筑。」

  然後只剩少女和男子,隔著簾子無言相對。

  「叫什麼名字?」

  好久,男子才拋出這麼一句話來。

  「灣娘。」

  「叔叔,你就是我爸爸的好朋友嗎?」

  耐不住靜默的氣氛,灣娘便開始把腦子裡一連串的疑問丟出。

  「叔叔樣子看起來好年輕,聲音也很年輕,跟爸爸不太一樣呢!」

  雖然隔著簾子,但男子的坐姿端正,身形勻稱,聲音沉穩,卻沒有蒼老的感覺。

  「......」

  不知道是灣娘太聒噪,亦或是男子本就不多話,大多數的問題還來不及被回答,灣娘就又提出下個問題。

  「啊...對了對了,叔叔叫什麼名字呀?」

  「菊...」

  「菊叔...,噗哈哈哈哈」

  灣娘忍不住笑了出來,讓菊一頭霧水,叫叔叔有這麼好笑嗎?

  「太奇怪了,您看起來年紀只有我爸爸的一半呢,卻要被叫得好老喔,啊,我叫您哥哥好嗎?菊哥哥~」

  灣娘甜甜地笑著,連聲調聽起來也像掺了糖一樣,又軟又甜。

  「我年紀可是比你爸爸不知道大了幾倍了呢......」

  菊輕嘆道,但灣娘沒聽到,也只能由著她喊。

  沒過多久,筑婆婆又來通報說灣娘的行李已經送到了,於是灣娘便被帶至未來要住的房間,並整理東西。

 


  灣娘的父親在國外意外身亡了,尚未成年的少女因此被父親的好友所領養,據說這件事在很久以前就已經約定好了,但灣娘也不知道詳情,只知道這間屋子其實是父親的老家,而父親,她也很久沒看過了。

  隔了兩年沒見,卻接到了父親身亡的消息。說傷心嗎,好像又不太一樣,因為她總是和佣人相處,連母親都沒見過。本來父親的死訊引來不少親友覬覦財產,沒想到父親早早立好遺囑,將少女託付給了能信任的人,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灣娘將在這裡生活的原因。

 

  「吶,千草,為什麼菊哥哥都不跟我一起吃飯?」

  「主人習慣清靜。」

  這座異常大的宅第,只有四名僕人,筑婆婆、千草、千秋和末夏,平常雖然是隨傳隨到,但沒事的時候,灣娘根本不會看到他們,更別提菊了,隔著竹簾就算了,平常甚至不會出門,灣娘簡直覺得不可思議,一個人能一直關在室內裡。

  「可是他從來沒出來過耶,他是黏在地上了嗎?」

  「主人自有打算。」

  「......算了,你帶我去找菊哥哥吧。」

  「請小姐稍候。」

  「......千草,你真是個無趣的男人!你就不能回字多一點的句子嗎?從剛見面開始,你從來沒講超過六個字耶!」

  「...對不起。」

  「我要去找菊哥哥了!」

  一口氣喝完最後的湯,灣娘丟下碗盤,就往印象中的和室走去,但沒料到越走卻越搞不清楚方向,走到最後,甚至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竟會在家裡迷路。

  「大概是這間吧。」

  灣娘說著,便拉開紙門,卻只看到末夏正在穿衣服,裸著背的香豔畫面,豔紅色的浴衣,更襯出凝脂般的光滑肌膚。

  「唔哇!」

  灣娘嚇得後退好一大步,卻不巧跌坐在地。

  「唉呀...」

  末夏拉上了浴衣,並熟練地打好了腰帶。

  「小姐怎麼在這裡呢?」

  末夏笑嘻嘻地問著灣娘。在這裡,就屬末夏和千秋比較有人味,個性也活潑開朗許多,筑婆婆自有老人家的莊重、沉穩,千草又太過制式化,相處起來,總不能像和末夏、千秋一樣。

  「我要去找菊哥哥。」

  「找主人嗎?往前走到底,左轉便是。」

  末夏笑著答道,但眼眸中卻閃過一抹促狹。

  沒有看出末夏等著看好戲似的眼神,灣娘道過謝後,便照著末夏的指示走去,但她並沒有走到和室,而是到了緣廊,而廊外就是一大片菊花圃。

  「菊哥哥!」

  灣娘開心地喊道,菊背對著她,站在花圃中,由於白菊生得茂盛,枝葉又比普通的菊花要來得粗厚高大,菊在其中,身體大半都為菊花所掩。

  「誰叫妳來的!」

  菊的聲音不像以往沉穩,甚至有慌張的感覺,連灣娘都能感受到他的手足無措。

  「是我自己來的。」

  「不會是筑或是千草,一定是千秋還是末夏告訴妳的對吧!」

  「有關係嗎?反正菊哥哥不想見我,所以也不用管是誰告訴灣娘的吧!」

  灣娘莫名感到惱怒,回起話來也就帶著刺般的尖銳。

  「不是...妳....,妳先到和室等著我吧,千草!帶小姐到和室裡!」

  灣娘不知千草從哪冒出來的,只是隨著菊的話音落下之時,千草便恭敬地走至灣娘身後,準備領灣娘到和室裡。

  等到灣娘走後,菊才鬆了口氣,慢慢地讓生了根的枝和根,化成腳足後,才從花圃裡走出來。

 


  「所以,灣娘有什麼事嗎?」

  「哼!」

  少女很有骨氣地撇過頭,並報以一聲冷哼。

  「生氣了嗎?是我不好,不要氣了。」

  菊無奈地好聲哄道。

  「菊哥哥嫌我是吧,反正我只是個討人嫌的孩子啦!」

  灣娘既生氣,又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,只是更惱怒地說著自己的壞話。

  「我沒這麼說...」

  「......那菊哥哥為什麼從來不讓我看見你的樣子,不陪我吃飯,也不會陪我出去!就算爸爸再忙,回到家裡,都不會讓我一個人吃飯,一個人看電視,什麼都一個人,飯也都不好吃了!」

  「.....對不起。」

  菊的聲音含著歉疚,卻不能讓灣娘真正釋懷。

  「算了,反正菊哥哥也只是喜歡我家財產而已!」

  對,未成年的灣娘最大的資產就是父親留下來的龐大家產,這也是當初大家搶破頭想爭取少女監護權的原因。

  「不是的!」

  男子的聲音透出一絲著急,但隨即又恢復平常的冷靜。

  「算了,妳先回房休息吧。」

  灣娘聽話似地站起了身,但並沒有往門口移動,而是突然迅速地往菊的方向衝去,短短的十公尺,灣娘跑到竹簾前時,敏捷地蹲下身子,翻起竹簾,接著就往菊身上撲去。

  「我才不會那麼簡單就放棄咧!」

  灣娘得意地說道,並毫不猶豫地將菊當成肉墊,直接地壓在他身上,菊一臉驚慌地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灣娘,兩隻手不知道該放哪兒,只得放棄抵抗地癱在榻榻米上。

  「菊哥哥......看起來超年輕的!」

  灣娘驚訝地叫著,手也沒閒著,就這麼摸上了菊的臉。

  「女孩子,這樣子成何體統!」

  說是這麼說,菊還是臉紅了。

  「嘿嘿,菊哥哥的真面目很好看呀!一點都不像魅影喔!」

  「......快下來,灣娘!」

  「主人~看來末夏是不是打擾了。」

  末夏柔柔的嗓音響起,笑得很魅很美,看來是好戲看得很過癮。

  「末夏,妳再這樣教壞灣娘,以後就不讓妳服侍她了。」

  菊又羞又急地說道,不敢突然起身,怕灣娘跌下,只好抱著灣娘再坐起來,他並沒有對灣娘生氣,只是當下確實被灣娘的舉動嚇了一跳。

  「知道了,末夏絕不會讓主人知道灣娘被教壞的!」

  「妳......」

  菊一時不知如何回應,只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寵她們了。

  「灣娘,回房休息吧。」

  「嗯,菊、菊哥哥晚安。」

  被菊摟著的灣娘,才發現這樣實在有些不好意思,畢竟菊不是想像中的老爺爺,或是像爸爸那樣的大叔,而是看起來和自己年紀相差無幾的少年。

  「不然灣娘就和主人一間房吧。」

  末夏極其故意地說道。

  「末夏!」

  菊低聲喝道,威脅意味明顯。

  待末夏送灣娘回房後,他才無奈地嘆口氣。

  「主人,要不要管管末夏。」

  「不用了,也沒什麼好管的。」

  「可是小姐她......」

  「沒關係的,她不會知道的。只是最近好像有事,多看著灣娘,不要讓她受傷害。」

  「是。」

  筑的聲音傳來,並沒有人影走出,只是安靜了下來,氣息也無影無蹤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KIKU☆UME

Baram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9)

發表留言
  • 貓宅
  • 感覺架構開很大!! (爆
    竟然還有"下",很期待呢~~~
    想著菊被推倒的畫面就覺得好有趣XDDDDDDD
    小灣該不會就這樣一見鍾情?!還是想把菊當玩具啊(被毆
  • crasnowy
  • 架構嗎....(眼神死
    說不定有中...(我不要呀~~~~


    這個發展嘛....說不定會老梗.......(默
    這樣大家會不會打我..........
    .......(被拖走
  • 貓宅
  • 竟然有中,真是令在下期待(被毆
    .
    老梗也沒關係啊 OWO+
    →是那種看著自己喜歡的CP老梗也很開心的類型
  • Teak
  • 哇,性格和我想像中不太一樣的菊灣~
    感覺小灣變成主動方了,而且是活潑帶點小任性的少女(笑)

    期待下篇(心)
    想知道為什麼阿菊不讓小灣看見他呢?
  • crasnowy
  • 其實本來一開始想寫菊是座敷童子的...
    可是覺得...這樣好像應該是妖怪...(喂
    QAQ 早知道給灣娘當妖精
    還可以讓她穿又透又薄的輕飄飄系服裝~(自重


    是說小灣感覺主動,是因為小替說想看菊慌張呀~(菸
    基於梗要用三次的原則~(沒這原則!)
    所以菊也應該被推3次~(住手!
    然後KEI就會一邊看,一邊毆我......(被拖走
  • Teak
  • 喔耶,小蒔好貼心 >////<
    座敷童子阿,菊的角色單曲的Drama就有座敷童子

    "然後KEI就會一邊看,一邊毆我......"
    XDDDD Kei應該會畫得很開心...(一起毆)
  • crasnowy
  • ......不~這隻菊不是座敷童子~(拖走


    雖然老梗,但還請靜觀其變~(喂
  • 來自ptt的某人?
  • 我好喜歡蒔大的菊灣=口=
    這系列請繼續加油壓XDDDD
    話說~
    這篇感覺好讚呀!!!
    所以菊是妖精嗎XD
  • crasnowy
  • 來自PTT的某人....是誰呀?
    給我報上帳號來<<啊、不是....


    這篇的第一篇寫得頗認真...
    但後面...(喂
    菊是妖精沒錯~(自招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